海港陵园,上海福寿园海港陵园欢迎您!买墓提前一天预约,免费专车上门接送服务!
全国咨询电话:021-54299626
上海公墓金山墓地松隐山庄
上海公墓金山墓地松隐山庄

上海公墓金山墓地松隐山庄新闻动态新闻动态

上海公墓金山墓地松隐山庄殡葬文化

宗教的直觉本体论思想

来源:未知2021-06-10
    针对宗教概念的记忆与传播,帕斯卡·波耶(Pascal Boyer)进行更深入的分析,并提出了宗教的直觉本体论解释。
    在波耶看来,神圣的文本是难以理解的,晦涩的经文并非每一个人都能读懂,甚至于有多年信仰经历的人,也不能领会教义的内容,但这都无关信仰,宗教信仰完全不需要每个人都成为神学家和或语言学家。尽管所有有关超自然存在的论述都与文化与文本相关,但神学思想的影响依然在普通民众中盛行,因为他们对这些超自然概念的特点相当清楚。比如精灵是无形的、灵魂是徘徊在我们身边的已故者、上帝是永恒的等等。这些属性使得这些概念容易捕获、存储以及传播。以致于根本无须每个人都是神学家。
    人类对世界的认知方式并非完全依赖理性,直觉在人的思维工具中亦占有重要地位。从认知科学的角度看,人们容易相信宗教,一方面是由于人类认知器官的特殊属性,另一方面是由于宗教概念本身的特点契合于人的认知属性。人对客观现象的反应有时是下意识的,也就是说,直觉认知是认识世界的必要方式,其实在人类文明早期,直觉知识便己经出现,且非常普遍地应用于日常判断与推理。发展心理学家和认知科学家们已经验证了直觉知识的领域(domains ),主要包括直观生物学,直观物理学和直观心理学。在不同的领域中,人们对不同事物的领悟和分类己经相关推理都有着根本的差别。这些领域与上文的HARD与ToMM相联系。通过直观生物学和直观物理学,人们得以辨别生命与非生命;通过直观心理学,ToMM得以拥有运作的基地。

                 上海公墓,浦东公墓,上海墓地,海港陵园,
                            宗教的直觉本体论思想

    波耶很早就开始关注文化概念的传播与人的记忆力之间的关系,“为什么有些民间故事被成功地广泛传播,而另一些故事则在产生后很快就消失了?在解释文化观念分布的差异性时,记忆一直被认为是一个重要的变量。”f}l根据波耶的观点,人们拥有处理各个领域的知识,诸如社会关系,他人的心理状态等,这些知识都是来源于人类丰富的思维模块组合,每一种模块均掌控特定的领域,相应的知识都是直觉自发产生的。波耶于是对所有存在物进行本体分类,分别被归纳为以下几个领域:自然物质;人造物;动物;植物;人。这样的分类都是有依据的,都能从物理学、生物学、心理学上加以界定,并不随意。在概念分类和推理域之间有一种动力学关系,例如,直观的生物学领域的推理内容被符合于那些类别的事物所激活的,并适用于这些类(比如“活着的”,像动物、人、植物)。直觉生物学的原则规定,生物具备固有的特性,以使其成员明显不同于其他类,比如其生长、移动和繁殖等属性。直观的物理学和心理学也适用于这种分类方式,例如,生物是固体的物理对象,无法通过其他固体物理对象,但可以自我运动(直观的物理原则)。
    根据直觉的心理原则,生物是具备一定目的和意图的有意志实体。一旦人们发现其周围的某种存在物不同于惯常熟悉的情况一一即违反直觉的情况,就会引发额外的推理或预期。违反直觉的期望是通过两种方式产生的:破坏或转移(bybreach or勿transfer )。前者(breach)的违背预期是在同类中发生的,而后者  (transfer)则从一类扩展另一类。举个例子,从生物学上讲,人的能力是有限的,我们对于人的能力都有一些直觉预期,比如一般情况下,人可能击碎玻璃,但很难打透钢板:当一个人与一辆汽车相撞,多数结果是人受伤而非汽车破损,在我们看来,符合我直觉预期的结果是正常的,无须大惊小怪。一旦出现一个奇人,其能力超过了我们的预期,必将引起人们的注意,并留下深刻印象。蒲松龄的《聊斋志异》中有一篇名为《嵘山道士》的小说,讲述一个慕道的年轻人,在唠山受仙人指点,习得穿墙之术。穿墙而过是凡夫俗子所望尘莫及的本领,故这样的事件一经出现,便不容易忘记。
    波耶发现,宗教概念通常是反直觉的,违背固有的本体分类,且最低限度违背直觉的概念最容易记忆和传播。最小反直觉之所以被视为宗教概念的关键特征有两个原因:首先,允许其某些部分违背本体,这增加了概念认知主体的推理能力,同时也保持其在直觉本体范畴上的完整性。例如,灵魂的概念,违反直觉的方面是死去的人不拥有有形的身体,这违背了物理学意义上对“人”的直觉预期,但灵魂保持了人的思考、感觉、知觉等能力,在直觉心理学意义的符合“人”的特征,这就生成了从本体论范畴的与“人”相关的理。总之,对于不符合本体分类范畴的部分,人们的认知方式是用推理的方式来填补,这在无形中达到了强化认知、增强记忆的属性,所以,最小反直觉对于我们考察记忆问题具有重要价值。第二,最低限度地违反直觉的概念在引起更多关注方面竞争优势明显。它在记忆方面比那些严重违反直觉的概念更令人难忘,所以,最小反直觉的概念因其认知特质能够促进社会传播,有助于其在文化上的成功。巴雷特亦发现最小反直觉概念在记忆和传播方面的属性,“这些最低限度违反直觉的概念可能符合绝大多数描述和分类的条件一一这样,它就容易理解、记忆、相信—但是违反一些条件足以引起注意,从而拥有超常的能力去帮助解释特定经验。这些最低限度违反直觉的概念一般在神话、传说、民间故事、宗教作品以及全世界的故事中扮演重要角色。
    波耶考察了很多不同类型的宗教实例,其规律大致相同,即宗教概念违背固有的知识领域划分,一般需要满足以下两个条件:第一,宗教概念违反一定本体分类的期望,第二,它维持一些其他的期望。而最成功的宗教概念既不是古怪的  (高度违反直觉)也不是简单的直觉概念,而是那些最小限度违反直觉(Minimalcounterintuitiveness)的概念,通常简称为MCI。最小反直觉概念代表着违背人类直观知识的范畴,但是违背的尺度不大,从而形成了特点突出,容易记忆的和传播的信息,这种认知上的优势使其在漫长的历史中得以留存。
    最小反直觉的关键点是这个“反”字,它代表违反与违背之意,要使这种违背有意义,只有在一定程度上使直觉知识跨越不同的域,所以直觉知识作为一种文化背景是必要的前提,普通物理、化学、心理知识都与宗教的产生关系密切。反直觉的概念之所以容易理解,是因为违反本体分类的程度较低,也就是说,人类绝大多数直觉知识,无论是生物意义上的知识还是物理意义上的知识,大都保留了下来,尽管有所违背,但是大多数物理与生物方面的特征还在。因此,成功的宗教表征需要违背一定的直觉预期,或者某些属性发生一些改变、或者从某一类变异到另一类,同时,这些变化又要控制在一定的范围内,不可跨度太大,从这种意义上说,成为宗教概念的限定条件其实相当苛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