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港陵园,上海福寿园海港陵园欢迎您!买墓提前一天预约,免费专车上门接送服务!
全国咨询电话:021-34500239
上海公墓金山墓地松隐山庄
上海公墓金山墓地松隐山庄

上海公墓金山墓地松隐山庄新闻动态新闻动态

上海公墓金山墓地松隐山庄殡葬文化

首页 > 新闻动态 > 殡葬文化

儒家学说中的丧葬观与宋人丧葬习俗

来源:2021-10-19 11:02:48
    儒家学说认为札贯通人之生命的始终。生始死终对于每个人来说只有一次,按礼妥善处理,善始善终,这才符合俪家学说对生死的价值关切。《荀子·礼论》说:“礼者,谨于治生死者也。生,人之始也;死,人之终也。终始俱善,人道毕矣。”礼记·祭统》亦说:“孝子之事亲也,有三道焉:生则养,没则丧,丧毕则祭。”儒家学说没有追究生死的终极问题,甚至还刻意去回避,也没有对生死这种必然现象作出所以然的回答。但儒家学说却从道德价值的视角阐述了死生的道德意义和道德义务。丧祭礼正是在实践的意义上,集中体现了儒学的这一精神。

              上海公墓,浦东公墓,上海墓地,海港陵园,
                         儒家学说中的丧葬观与宋人丧葬习俗

    礼分为吉、凶、军、宾、嘉五大类,总称“五礼”。秦汉以后宗族血统的丧礼日趋完备,丧礼几乎成了凶礼的代名词。丧礼具体包括丧、葬、祭三个部分。其中,“丧”是对活人在丧期内的行为规范,包括丧服、丧期、丧礼上的诸仪式。“葬”是规定死者应有的待遇,如葬式制度、墓式制度。“祭”是规定丧期内对新丧亲人的祭祀,其仪式有虞祭、卒哭祭、小样祭、大样祭等。孟子云:“养生者不足以当大事,惟送死可以当大事。勿可见丧礼的重要性。
    祭礼属于吉礼。彭L就是祭祀典礼,涉及上帝鬼神、明星辰、五祀、五岳、四方百物以及自己的祖先。祭祀方式主要是祠祭与墓祭。祠祀的场所主要是家庙,随着司马光的《书仪》,特别是朱子《家札》在社会中的推广,最终形成了一套完备的民间祠堂家祭度,对祭祀的仪式和时间都有详细的规定。此外,墓祀也是祭礼中重要的一种形式。战国时民间已有上墓祭祀的风俗。以后历代相沿,至今犹然。儒家特别重视丧葬祭祀。“子之所慎:齐、战、疾”,“齐”即“斋”也,祭祀前的礼仪;《尧日》言孔子“所重:民、食、丧、祭”都表明了孔子对丧祭的重视。
    总之,儒家丧葬观主要涉及“死”或“终”的问题。完整的人生,不仅要成始成“终”,更要由此追思人生之本。儒家多言礼之“报本反始”、“返本复初”的意义。“本”和“始(或初)”是指生命存在之根据和始源,而儒家所说的返本复初,皆以人之最切己的情感为出发点。丧祭之仪,本于亲亲之情,正是要以此生命的真实情态为前提,溯及和挺立起这“本”与“始”。这样,人的生命价值,才能臻于完成。
    丧祭之礼直接影响到社会的伦理规范乃至政治秩序,因此,历代统治者无不致力于礼制的规范与制订。_宋代沿袭了历代官修丧祭礼仪的传统。从宋太祖救修《开宝通礼》起,累世修纂。但丧葬制度不同于现实生活中的丧葬习俗,后者是指人们在长期丧葬过程中约定俗成的风俗习惯。虽然宋代官修丧祭礼仪比起前代来要有所简化,但由于时代去古太远,居宅环境、日常用物、生活习惯等都发生了变化,因而人们在现实生活中无法完全按照古礼要求来行事。另一方面,宋代思想文化领域仍是儒、佛、道三教并行,佛道二教不但因其特有的心性思辨对广大知识分子产生了强烈的吸引力,而且在民间拥有广泛的影响,自然民间社会丧葬风俗中往往表现为杂用佛道。
    道教对丧祭礼仪最明显的影响表现在风水堪舆上。道家阴阳五行说认为葬地的好坏、葬时的选择都对后世子孙的吉凶祸福起着重要的作用。宋代社会对此阴阳堪舆更是崇信若狂,选择墓地要择美地,因为“地之美者,则其神灵安,其子孙盛;若培奎其根而枝叶茂,理固然矣。地之恶者则反是”。如何判别美地呢?首先要观其貌,“土色之光润(一作泽)草木(一作生物)之茂盛乃其验也”。其次要慎重考虑土地以后可能的用途,“须使异日不为道路,不为城郭,不为沟池,不为贵势所夺,不为耕犁所及”。除了择地也要择时而葬,“今之葬……考岁月日时之支干,以为子孙贵贱贫富,寿夭贤愚皆系焉。非此地,非此时不可葬也。举世惑而信之,于是丧亲者往往久而不。正是在这种学说的影响下,有的人家为了找到一块大吉大利的葬地,费尽心机,甚至停棺多年不葬;还有的人家甚至在埋葬之后,又把棺木挖出、迁葬。
    佛教自传入中国便对儒家丧葬观产生了更大的冲击。“转世托生”的观念认为人们可以由“生”而“死”,又由“死”而“生”。这种轮回转世观念认为人死后在七七四十九日内,分七阶段随业力受生。正是在此观念影响下,佛教的“七七斋”或称水陆道场、七七追荐等成为民间丧祭仪式中不可缺少的部分。七七追荐便是为了替死者消罪免祸、诵经修佛,以投入善良之家。因而延请和尚设斋念经,礼佛拜忏,追荐亡灵,以便使其更好地投生转世。七七斋等佛教礼仪已渗透到丧葬礼仪的每个环节中,“世俗信浮屠谁诱,于始死及七七日、百日、期年、再期、除丧,饭僧设道场,或作水陆大会,写经造像,修建塔庙。正是在这种死生观下,宋代大多数人信奉的“入土为安”的观念受到了挑战,佛教提倡的火葬也广泛地为人们所接受了。宋代火葬习俗的普遍、成因、影响、及由此而引起的儒佛之争,前哲今贤已有相当多的论述,这里不再赘言。总之,在道教与佛教丧葬观的影响下,长期占主导地位的儒家丧葬观受到了强有力的挑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