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港陵园,上海福寿园海港陵园欢迎您!买墓提前一天预约,免费专车上门接送服务!
全国咨询电话:021-34500239
上海公墓金山墓地松隐山庄
上海公墓金山墓地松隐山庄

上海公墓金山墓地松隐山庄新闻动态新闻动态

上海公墓金山墓地松隐山庄殡葬文化

首页 > 新闻动态 > 殡葬文化

丧葬观中的终极关怀

来源:2021-10-19 11:05:35
    诚然,宋人临终的遗言、遗嘱、遗书不可能只讲丧祭之事,其他诸如对子弟勉学诲学的劝诫、为人处事的道德要求、家产如何分析等内容在遗训中亦有反映。但有关丧祭方面的内容在遗训中占了相当大的部分。这无疑反映了宋儒临终的某种强烈愿望,这种愿望所体现出来的价值观就是宋儒对其生命的终极关怀。它根源于宋儒对死这一生命的根本问题不断进行价值追问所达到的最后悬解,临终之际面对死亡的恐惧和对生存的眷恋,使人们力图把自己有限易灭的生命化为无限与永恒。而儒家丧祭仪式所表达出的基于人们生命的传承和对祖先的追思缅怀之情-一州真终追远,完全满足了宋人希望“不朽”的愿望。

                上海公墓,浦东公墓,上海墓地,海港陵园,
                           丧葬观中的终极关怀

    儒家认为灵魂不灭,人死后只是到另一个世界继续生活,在另一个世界里(阴间),人们仍然按其在人世的世系辈分、尊卑关系继续存在。“事死如生”就是要尽量保持其在人世的一切。正是在这种亲情意识的驱动下,诸如入硷、成月及、出殡、下葬等儒家的丧葬仪式,后人都谨慎小心,力求完美,唯恐有什么失误,以免死者在另一世界受罪。故而《荀子·礼论》说:“丧礼者,以生者饰死者也。大象其生以送其死也。故如死如生,如亡如存,终始一也。礼者,谨于治生死者也。生,人之始也;死,人之终也。终始俱善,人道毕矣,故君子敬始而慎终。
    对待丧事要“哀”,祭祀祖先则要“敬”。儒家制祭的基本原则是“报本反始”、“反古复始”。这“本”和“始(或初)”指生命存在之根据和始源,它既是父母的养育之恩也是祖先的血脉相承。儒家正是本于“亲亲”之情,以生命的真实情感为前提,去追溯个人、家族生命的来源。所以只有以自己的内在情感做基础的奉祀,才算对祖先孝敬,才会得到祖先灵魂的保佑。
    朱儒大力提倡上述丧祭礼仪是因为它使死者在“事死如生”的丧礼中平静地走向另一个世界,祖先灵魂在“报本反始”的祭礼中因获得后人缅怀而得以永生。更深层的原因则在于这种慎终追远的丧葬观所具有的社会功能。
    宋王朝结束了“五代十国”分封割据的局面,实现了政治上的统一。但它所继承的“五代十国”是一个礼崩乐坏的时代,所谓“世道衰、人伦坏、无亲疏之礼、骨肉之间大动干戈、父子相残、君臣相拭”之事层出不穷。为了扭转这种局面,封建统治者大力提倡“礼”,并且采取了一系列加强礼治的措施。一些有识的士大夫也据变化了的现实社会的需求,对古代之礼作相应的修改,并亲身躬行之。丧祭礼仪的提倡就是其中重要的一项内容。而随着宋代社会的稳定,商品经济的高度发展,社会的流动性日益加强,新崛起的“富民阶层”已不满足于对物质财富的占有,更希望在精神上与以往的贵族保持某种程度上的“平等性”,因此“礼借越分”之事也不断出现。社会的变动引起了宗法关系的紊乱和宗法观念的淡化。陈淳在论及宗法时说:“今世礼教废已久矣,宗法不复存,士夫习礼者专于举业,用莫究宗法为何如,称已柑则不复飨其祖。祭有嫡而诸子并立庙。父在已析居异籍,亲未尽已如路人。或语及宗法,则皓首诸父不肯陪礼于少年嫡侄之侧,而华发庶侄亦耻屈节于妙龄叔父之前。是亦可叹也。甚至于有些人在服丧时“亲属相犯,问以服纪年月,皆言不知”fm1('}上,正妞)。正因为如此,重建宗法家族就成为上至士大夫下至庶民的普遍要求。
    宋儒经过不懈的努力所构建的“新型家族”,以祠堂制与宗子法为核心,宗子率领族众通过经常性的宗族祭祀可以将全体族众紧紧地团聚在祖先灵魂的周围,有利于宗族成员之间的团结。这种新型家族改变了以往宗族间关系松散,甚至相视如路人的状况,将族众团结在家族中,来抵御商品经济的冲击,以维持自己和家族的地位。其次,丧葬祭祀活动体现儒家学说所倡导的“礼”,可作为教化人的手段,具有社会治理的功能。儒家一贯主张社会等级有序、上下尊卑分明,认为只有这样才能维护社会的和谐稳定。而丧祭礼制的规定恰好在诸多方面均能满足这种有等差的社会礼制要求。丧葬礼仪程序及所物品上的等级差异,从招魂所用衣服、饭含之珠贝、铭族规格、明器品种及数量到出殡的仪仗、墓地安排等等,均因亡者社会等级的不同而有着严格的区分。“五服制”则强调了现实社会中亲属体系的宗亲与姻亲、直系与旁系、长幼、世代、嫡庶、性别等轻重区分原则,标示着这一体系中亲与疏、近与远、尊与卑的差异。祭祀中的昭穆次序以及各种礼仪都无不昭示着尊卑等级。宋儒强调丧祭之礼,重视丧祭活动,是希望借对祖先神灵的祭祀来维系其所肯定的伦常秩序,借丧祭来教化民众,最终建立一个符合儒家所设想的“礼治”社会。其实质正如曾子所言:“慎终追远,民德归厚矣。”宋儒对此作了这样的阐述:“慎终者,丧尽其礼,追远者,祭尽其诚。民德归厚,谓下民化之,其德亦归于厚。也就是宋儒对丧祭之仪的重视,真实的目的在于教人慎终追远,让民心归于仁厚,使社会道德风尚日渐淳厚。故而《礼记·祭统》云:“凡治人之道,莫急于礼,礼在五经(即五礼)莫重于祭。……祭者,教之本也已。’,网(.。..切“慎终追远’,的丧祭礼仪,不仅成为构建宋代新型家族的核心内容,更是宋儒教化民庶的有力武器。可以说丧祭之仪的社会功能才是宋儒终极关怀之意义完全和最高的体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