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港陵园,上海福寿园海港陵园欢迎您!买墓提前一天预约,免费专车上门接送服务!
全国咨询电话:021-34500239
上海公墓金山墓地松隐山庄
上海公墓金山墓地松隐山庄

上海公墓金山墓地松隐山庄新闻动态新闻动态

上海公墓金山墓地松隐山庄殡葬文化

首页 > 新闻动态 > 殡葬文化

锣鼓与葬礼

来源:2021-10-24 07:42:19

    以往渝东南乡村地区的婚礼和葬礼可以同时出现唢呐和锣鼓,但随着社会的发展和思想的开放,大部分地区的婚礼只有pJ'I呐,葬礼只有锣鼓。唢呐和锣鼓在仪式运用中出现分界,也逐渐成为区分婚丧仪式的象征物。

             浦东福寿园,南汇公墓,临港福寿园,浦东墓地,

                    372.jpg

    渝东南地区乡村社会中所说的“锣鼓”,一般指4人为一个队伍的锣鼓队,其使用的乐器为脚盆鼓、大锣、擦子和手锣四种乐器。脚盆鼓,形如脚盆,故名,鼓面是由牛皮经过高温煮后,再晒干拉伸粘附在鼓架上。鼓架由松木、枫木等制成,牛皮鼓面比下方镂空的鼓面要大,上大下小。还有一对鼓棒,以一根绳带相连。击鼓时,绳带挎在脖子上,调节绳带长短将鼓置于腹部及下部,具体视击鼓者身高与手臂长短而定,然后左右手各持一根鼓棒,击打牛皮鼓面。大锣是用铜打造而成,锣面中心与边缘厚度不一,中心略微凸出,以方便击打。锣绳较短,挂于锣侧,方便手掌或手指提起。击打工具为短小粗厚的锣锤,锤把较小,握于手掌,锤头较大,使其与锣面接触面达到最大,进而发出燎亮的锣声。一般敲击大锣后,间隔两三秒时间,用手握住锣心,以避免锣声长时间持续,影响其他乐器的音效。大锣有一定的重量,挂在手上长时间的敲击需要一定的臂力与腕力,因此击打大锣的节奏比较灵活。擦子,以铜为材料,形状像一顶圆帽,中心部分向外凸出,并在中心系一条带子。擦子为一对,左右手各持一个,拍打时将带子缠绕于手上,防止掉落,通过双手内击,使擦子碰撞发声。拍打时需注意双手的协调性,且拍打力度要均匀。如果一只手力度不够,那么擦子发出的声音会有明显的单调性和僵硬感,所以在平常练习时需注意协调性和平衡感,且要时刻听声,以便修正。手锣,是整个锣鼓队中最小最轻巧的乐器,由铜制成,因其形态像碗面,也有“碗锣”之称。手锣仅手掌大小,侧面系一根刚好扣住大拇指的锣绳,以便置于手掌上敲击。另有一根短小的锣棒,用来敲击。手锣的锣面平坦,没有凸出点,所以锣面边缘也可敲击发声。

    锣鼓队4人,每人手持一件乐器,敲击时须集中注意力,且要根据不同的曲

调调整敲击的顺序。这就考验成员对曲调的熟悉程度及团队之间的协作配合,一旦前一个节拍出现失误,后面就有可能被误导。现在锣鼓队常见于渝东南乡村的葬礼仪式中,常见曲调有《黄莺亮翅》《三五七》《八鼓》《过街吊》等。在大多数曲调中,脚盆鼓起引领作用,大锣、擦子和手锣起辅助作用。锣鼓队4人不仅擅长自己所持的乐器,且有些人也掌握其他乐器的敲击。锣鼓不仅作为一种乐器发声,在葬礼中也被“道师”施用于各式仪式,进行巫文化的展演

    在渝东南乡村地区,锣鼓并不会用于婚礼仪式,而是葬礼仪式的一个象征物。民间流传着一种说法,锣鼓队有4人,+4;谐音“世”,意有人去世。此外,在当地人看来,锣鼓敲出的声音并不像p jr}呐那样欢快愉悦,反而听来有一种悲伤之情。虽然这些说法并无具体根据,但这是当地人在自身乡村“场域”中话语权的表达及地方乡民“惯习”的展演。在田野中笔者与一位锣鼓技艺传承的老者进行了一段访谈。

        笔者:“爷爷,你干打锣鼓这行多久了?”

        爷爷:“我做这行已经20年了,年轻的时候我也不会这个,后来才去找人拜师学艺,学了这门手艺。”

        笔者:“爷爷,那现在有人请,你还会出去打锣鼓吗?”

        爷爷:“现在我年纪大了,不出去了,我把这手艺传给了我的二儿子,有人办白事就会找他去打锣鼓。”

        笔者:“爷爷,以前锣鼓也会用在结婚的时候吗?”

        爷爷:“自我记事起,锣鼓都是用在白事上,用红事上大家都觉得不吉牙}J,而且吱呐才是用在红事上。你看现在基本就是锣鼓用于白事,吱呐用于红事嘛。”

    慎终追远和视死如生的观念,是中国传统社会伦理道德的具体反映[[14]。如有人离世,家人为其举办葬礼,通常的程序包括临终仪式、初丧仪式、服丧仪式、治丧仪式以及入葬仪式。而离世者的亲属,如(堂/表)兄弟姐妹与己婚子女则会请锣鼓队前来悼念与“坐夜”,也会根据亲缘关系的远近程度随礼。当亲属及锣鼓队即将到达丧家时,锣鼓声、鞭炮声一同响起,丧家长子(无子则由女婿代理)便跪在家门前迎接。这也是对前来吊唁亲属的尊重与及的象征性回馈。请锣鼓者都是与丧家有血缘或姻缘关系的亲属,其亲属身份具有正当性,请锣鼓的行为实践也具有合理性,所以丧家需通过身体实践实现最的礼仪接待。亲属与锣鼓队一般在出殡前一天下午到达丧家,而当晚守夜与宴席的举办就是民间所说“坐夜”(出殡前夕整夜守灵)。晚饭后,所有亲属邀请的锣鼓队会有一个彼此切磋的机会。每个锣鼓队都会轮流表演一曲,让其他锣鼓队和旁人来评判,每一轮胜出者会获得丧家提供的香烟和红包。这一简单的切磋比试有着深层的社会意义,一方面,展示各锣鼓队的艺术水平,借此机会让宾客留存联系方式备用,间接促进民间民俗文化的发展;另一方面,丧家资助锣鼓队即兴演奏,也展现出丧家的慷慨与声誉地位,因为锣鼓数量越多,在周围邻居看来家的亲属圈越大。

    华探在《帝国晚期与现代中国的死亡仪式》中指出:“主导着生和死两个世界的是亲属关系,大家都相信死亡不会将血亲之间的关系终止,特别是父系的亲属将会被持久延续。”渝东南乡村地区的葬礼仪式显示了亲属的重要性与亲缘关系的维持。“请锣鼓”需要花费一笔钱,是经济资本的付出。通过“锣鼓”的形式悼念逝者,间接实现亲属间的“礼物”赠予,而接受(丧家)则会及时做出象征性回馈及延时的“礼物”回报,使得亲属之间实现互惠,维续亲属圈,建构一种“自家人”的亲族认同。